征文征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大赛
大赛
揭晓
揭晓
其他
其他
查看: 452|回复: 0

[诗词歌赋] 2018江苏乡村旅游节征文大赛”诗歌类获奖作品展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1558

活跃会员论坛元老推广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

发表于 2018-7-25 09: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水韵江苏,秀美乡村,来江宁织造幸福”——2018江苏乡村旅游节征文大赛圆满结束,现推出诗歌类获奖作品供大家分享。


二等奖作品

江宁秀美,或儒或禅 
             (广东) 陈润攀

黄龙岘:养肥一叶茶韵

过去情已不可阻挠,未来事来得及补救
救自己,胡不归?今且看借宿在一叶茶韵里的光阴
前半生微苦,后半生回甘。思黄龙岘若渴
茶香移植入荒芜的躯体,如鱼有水,如幽竹巧遇君子

瓷杯口是我一个人的渡口,也是众多他者的渡口
在一壶茶里的金陵城浅睡,悬置学与思,一任罔和殆
人有时是得找回天马行空的赤子心
剪来几叠浮云放在脚底,缓震人世的跋涉

今夜,忽想借月色的形为锄头,松动一千亩茶田
借月色的质为氮磷,混以汗水与气力作肥料
未来,心灵将丰收一千亩茶香
余生穷困有时,以充当形而上的干粮

马场山:漫话一段三国

用一支瘦笔,不如用与马厩的一场邂逅
来抵抗岁月无声的剽掠。引空觞自酌,无酒也醉魂
天赐诗情。诗情若不遇伯乐,以一石粟喂养
必困于小人胸腔之内,如千里马骈死于槽枥之间
之于诗情,之于我,三国村是伯乐

民间的疼痛只藏于民间。非乱世烽火连天
料是吾辈隔离了大到造物者、小至花鸟类的济世情怀
放逐了常心,不能荣或枯都适宜于季节
放逐常心不是辩证法,不是塞翁失马
我们不是精通术数的能人

杨梅非杨氏之果,孔雀非孔家之鸟
而我生肖属马,确是江宁马场山前世走丢的孩子
二十四节气自然来去,无论是居城市还是宿郊野
毛羽相亲,我欲以东道主身份,肉身筑巢
安歇八方来客旅途中的倦意

大福村:织就一则传说

在与命运对弈时,飞过的鸿鹄是你,靶心袒露
岂有不援弓射箭之理?再怎么专心致志
都不如将情志与力量托付弓箭,快递给无心经过的你

你是七个深居简出的你,红青素皂紫黄绿
后人应笑我,收拢了沿途三千月色
就只为辅佐你造一道彩虹,不在雨后的晴空

想向上苍交出余生的胆识,赊来老牛几句人话
妄造长寿和短命相等的偈语,度人容易度己甚难
向死而生,爱就要爱得目空一切

情随事迁,人世少了一抹敢于投石问路的倩影
多了一个羞于抛砖引玉的看客
可感情面前,天地的距离不该是一纸契约

在江宁,人间充当药引的惠风,治愈我那偏僻的口音
俯仰就是一世,爱情正是其黄金分割点
我要以泥泞及坎坷为太极八卦的极点,快然自足



湖熟,拾起文明的碎片
             (江宁) 王青海


古镇湖熟,素有“小南京”美誉。
五十年代,这里挖掘发现了距今四、五
千年的古文化遗址,时称“湖熟文化”。
                  ----题记

没有太多太多的记忆讲述
那些被考证的遗址 选择哑然
天空与大地缠缠绵绵的对话
走了四千年的光阴 如秦淮河水
流淌着 留给后人沉重的负担
湖熟,是祖先散落的一块很大的
文明的碎片 看着它们
紧密地定根在祖国优秀的版图上
调和着五十六个民族鲜艳的色彩
描述着回族汉族两个大家庭
从格格不入的永不往来互不通婚
到今天 携手进入同眠共枕的宽大胸怀
天高地远 我们努力着艰难地
一步一步向前
总是吃着祖先的遗产 你我
会自然不自然的流露羞涩与汗颜
哪能浮现于脸颊的红晕 只会被
一片片泛白的陶土衬托起来
拿得起却又放不下的文明的碎片
到底需要我们耕耘到何时何年
梁台之上 熄灭了昭明太子读书的灯烛
船墩之下 没有了涛声依旧的浪花
老鼠囤仅有的一丝幽默早已烟消云散
唯有狮子门那块脱落了青瓷的门牌
不时将来往行人拉进去 又推出来
历史毕竟是历史 天空不变
我于祖先的遗址上徘徊了四十年
还是把未来看的更重 更有意义
流动着文明的血液
允吸着文化的空气
我制造着我的梦
它可以在赤山之巅红红火火
我创造着我的诗
它可以在杨柳湖古民居里
打开一扇扇雕刻精美的门窗
像英雄说的那样 一地阳光




三等奖作品

方山:八行的咏叹与冥想
              (河南)马冬生
1
如果没有方山,送别的路还会很长
内心的岩浆还会澎湃很久

从一片树叶上汲取露水的光芒
方山,是安放天地大美的婚床

让所有的高山俯身,让夕阳
在一块岩石、一棵红树上重新绽放

无论怎么说,我都是方山的一部分
是被方山的大美俘虏的海和火焰

2
得用多大的手掌,多大的气力
才能把这方天印拿起,给人生落款

定林寺的钟声,千年不散
流沙与乱石之上,我站成方山的山头

大地缓慢上升,人生没有休眠期
火山的熔浆,从没有涌出我的胸腔

轻风吹拂,不是谁都能享用方山的大美
卓然不群,不是什么样的隆起都叫做方山

3
不必高耸,白云也愿意放下身子栖落
不必陡峭,横卧足以彰显千年王气

不砍柴,我也是一个不错的樵夫
灌木杂树的方山,我的鸣唱激情飞扬

山不在高,巍峨挺拔就是出人头地
泉不在深,绵延流淌就是一往无前

在豫北平原,我认定我就是另一座方山
没有峰头,也一样辽阔壮美郁郁葱葱

4
消去历史的喧嚣与战火
削去心内的杂念,我必须遁入方山的佛光

岩层的册页,也许一生也读不懂
天印的字迹,也许一生也辨认不清

但我认定,倾斜是人生奔跑的唯一姿势
天印,是血脉写下的恒久誓言

定林寺塔不倒,我写诗的笔就一直挺拔
方山四角方正,我人生的版图必将盛开春天



乡土中国:江宁篇
             (山东)厉运波

佘村:被时光陈述的乡愁

更像是时光,把一种腔调
读进了另一种陈述。比如古宅、老墙、门楼,门外静养的山水
比如你是远道而来的
而我是久违的故人。一次相遇,就是春风簇拥入门

越擦拭,越有乡愁的骨感。像梳理,一个姓氏的来龙去脉
——它枕听的,厚重的,触摸的
“光阴的暗示,必有深刻的立体感。”春风研墨
煨熟了那些遗存的古宅
用力一想,烟火就搁浅了。门楣有醉意,但不是深陷
一面镂空的老墙,怎么目测
都是一列风雨的完美替身。而瓦檐上,总有种无法言状的明净
不沉,不落——

民之匠心,内外兼修。那些依附的年代,与记忆不谋而合
它漫长的春光与故居
它翘起的马头墙,是一部祖传的乡村美学。时光隐去指针
你读着,这江南册页里的乡愁
你也可以不亮明身份,随意坐在我们中间
像这一座古村落,安坐进三月明媚的油菜花里

它不断翻看、陈列,并温故成熟稔的烟火
一副碗筷,摆放在我面前。像一封家书,时隔几百年之后
春风一样,被重新送递到我手上

石塘人家:一卷山水里安享的流年

一湾水,一丛青山,一处石塘人家
一句开场白,有着和美押韵的台词。村落悠然
随意发挥想象力
所以,我们望见的青润民居、木栈道、梅溪河、田野
都取自画中——

我的乡音,还是你熟悉的那样。而你的眼眉,已更清澈
那安享的,簇拥着阳光的人家
那些贴面而来的,都是唯美的曲线
亭台阁楼,小桥流水。我所遇见的,也是你日月中呈现的
你指给我的梅溪河,是一帧清冽的流年
河面略带反光。我们走过的木栈道,有童年到中年那么悠长

在村中,人是舒缓的
所以我们叩响的门扉,形同虚设。白墙黛瓦的布局里
日子是一种精雕细琢的艺术
一口古井,借用了世间的幽静。井水清凉,一块磨光的条石
时有古老的回音
唤一声,几只燕子就飞过了祠堂房檐。门前的河水里
倒影游动,一棵水草模拟了我们的身世

已经是安顿的人生啊!天朗地阔,风清水明
我们顺势坐下来——

杨柳村:春风卷轴上的诗情画意

借一根柳条,问询——
不是罗衣,就是遗梦。比如择水而居的日月
比如一寸春天的湿,抓住了我的袖口
脚步尽量延长。明净的青石街道上,有更多的光影需要打开

如果临摹,那也是柳枝在渲染。一幅春风荡漾的画意
瞬间从卷轴上搬到了人间
眼下春色如屏,花香投怀送抱。柳絮长,纸鸢轻
寸步都是切磋的笔墨
一幢幢清秀民居,是从水里扶起来的筋骨
画面古典,并有现代主义的浮想联翩。比如这一刻,我在杨柳村遇见你
比如抵达,那片魂牵梦绕的荷塘

比如唇边,滑动的词语与门扉
春风识得故人。檐瓦上豢养的雨水,一叫
就醒了——
人面光辉,声情并茂。一袭衣衫,在春风中归来

线条明媚,声色浮动。这一笔杨柳村的写意,瞬间透出纸背
像春风,从背后轻轻抱住我们
用一根柳条,耳语——




江宁乡村写意
     (四川)张之

世凹桃源,或时光遗失的绝句

阳光温润,为徽派的山水渲染时光的恬静
白墙黑瓦,马头墙翻开一册古典的词牌
飞檐上嵌入的几声鸟鸣
是一座古村落翻新的词语,平仄相间

而桃花的隐喻,总是在诗笺里旁逸斜出
打探低处的灯盏与人间的烟火,一朵桃红
被春风命名,成为手心里的朱砂痣

世凹村,时光在门楼迂回,月光铺满青石小巷
一株丹桂在纸上拔节
叩动木栅院门的间距

谁把世凹写成了桃源,遗失的风声
是一阕绝句,萦回婉转,络绎不绝

走进石塘人家

走进石塘人家,那条木栈道曲折蜿蜒
饱蘸梅溪河的潮声
仿佛踏着一阕宋词的格律

拓印和仿写了南宋风骨的房舍
在纸上错落,横平竖直
飞檐翘角里,有婉约的韵味

流水迁徙,一口古井里舀出的月色
已经足够浣洗晚归的鸟鸣

而我在九里街徜徉,如果一直走下去
会不会走成一首民谣的长歌,与短吟

石塘人家,只有走近一些,才能将
一座村庄的背影
安放于时光的册页,偏安一隅

金陵水乡∶钱家渡的浆声灯影

在钱家渡,月亮一定是一只古筝,它弹奏的
每一曲江南小调
都是秦淮河缓缓流出的涛声

岸边的杨柳,也一定是一个
依依惜别的故人
把背影拉扯成水中的波纹,枝头的新绿

乌篷船在时光的间隙里摇过
溅湿一片
蛙鸣。或者平平仄仄的诗句

被浪花擦亮,枕在字里行间的石桥
不渡春风
只渡我到梦里水乡的今生,与前世




江宁风光咏唱
              (江宁)杨益安

秣陵杏花村
相随度春暮,村野草萋萋。
一水平如镜,百花飞作泥。
眸青初晤后,风采秣陵西。
绿海茫茫处,诗心正漫堤。

黄龙岘
茶村迎逸客,风软地无尘。
坡耸晏公庙,人临绿水滨。
高天千树暖,世味一壶春。
乡思盈双眼,何辞累此身。

马场山
采风连轴转,今赴马场山。
吴帅墩铺绿,周郎桥破闲。
江宁飞古韵,乡土换新颜。
一片花如海,徜徉不愿还。

大塘金
夺目薰衣草,倾心紫海洋。
闲来避尘俗,近可沐芬芳。
实利属农户,令名归大塘。
流连万千客,旖旎合徜徉。

云水涧
置身云水涧,端是水云间。
遐迩乡村静,高低木屋闲。
天开连轴画,波映暮春山。
犹自深呼吸,花香迫笑颜。

朱门农家
一座宁郎阁,吴山四面青。
风吹绿荒野,日上暖空庭。
田稻待丰稔,朱门入典型。
金花开五朵,此处是明星。

汤家家
一道招牌菜,客流盈四时。
争相裸旅足,惬意沐汤池。
村衬缤纷色,花呈错落枝。
温泉乡落里,人地两相宜。

汤山七坊
户户肴香远,坊坊农味纯。
田园变花海,车马集山村。
但得茶三昧,尤亲水一痕。
乡愁何处在,此地可寻根。

石塘竹海
途穷忽转入村头,竹翠群山一望收。
黛瓦白墙相错落,初心绮愿自勾留。
争尝土灶百家宴,齐赞江宁九寨沟。
最喜清溪流野趣,故园春色染青眸。


在江宁,归田园居
(浙江)陈于晓

在朱门人家,听叽叽喳喳的春色

不知怎么,很喜欢在人家门口
望一树麻雀,起起落落
那种幸福,微小而确实。也喜欢
看燕子,飞入寻常朱门人家
筑巢,安居,孵一窝儿女

在朱门,直山、歪头山、朱门山、
牛迹山……只要是山,都叫南山
它们都是在你赏花之后,悠然现的
岭上白云,也是悠然现的
一些白云,掉入嫩蓝的天空
一些白云,被和平水库浸湿

这个季节,泡桐花开得分外热闹
像一簇一簇紫紫的霞
花香的翅膀,一定是湿漉漉的
在暖洋洋的阳光中抖动
被风吹开一帘,是隐隐人家
山间水间,在日高人渴之后
这些都是可以敲门试问的野人家

但我现在想起了金黄金黄的菜花
在春天,菜花是泥土的形容词
看菜花的她们,像叽叽喳喳的春色
落了一坡又一坡

在世凹,烟岚也是一种桃花

世凹的“凹”字,空出的那一部分
都被桃花填满了。在春天,在世凹
桃花开得像一种幻境
我不断地提醒自己,得赶紧抽身而出
却又不由地深陷在梦中

粉墙黛瓦的人家,被桃花一掩
若隐若现。桃花是粉色的烟岚
恍惚间,我觉得我小时在这儿住过
与桃花相映的那张人面,是邻家女孩
有一天,等我记得去轻叩
那扇柴门时,她已嫁入另一片桃花人家

由桃林分娩出的一些烟霞
被宏觉寺的香火一袅娜,就带些禅意了
一些烟霞褪色成白云
往牛首山的高处飘着,偶尔
飘向世凹之外

青山在,人未老,青山也未老
老的是“故垒”,感觉沧桑一些
但被花花草草一簇拥,也就生了“童颜”

这个时节,光阴涨上来,可以称作
桃花汛。我大口地呼吸着甘甜与新鲜
长出了鳍,我是一尾桃花鱼
在清晨或者傍晚,被烟岚淹没
在世凹,烟岚是不谢的桃花
这是桃源,在几缕淡蓝的炊烟里
我抱紧了人家烟火的暖

拨开横溪,我看见了大西瓜

在横溪,我拨开横山、云台山的绵绵
拨开蟠龙湖的波光粼粼
拨开光和热量,拨开土壤和水分
拨开风调和雨顺
我看见一只又一只大西瓜
像一群胖娃娃,在横溪的
静好日子里蹲着爬着

她说不对,只有圆西瓜才骨碌碌
滚动,方形西瓜是坐着的
情侣瓜是一对小情侣
藤蔓是它们悄悄牵着的手
多彩瓜像个会唱戏的大花脸
而祝福瓜,是一支甜蜜蜜的歌

说稻香的青蛙,其实说的是西瓜
你仔细听听,它一张口就是“呱呱呱”
蛙声低下去时,西瓜
也被藏入了无边的翠绿

当一只只大西瓜,被我们和盘托出
横溪的岁月,哗啦啦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广告合作|手机版|小黑屋|征文征稿网 ( 苏ICP备15029841号-2 )

GMT+8, 2018-8-20 05:51 , Processed in 0.33547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征文征稿网 X3.3

© 2001-2017 征文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