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征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大赛
大赛
揭晓
揭晓
其他
其他

车恋

发布者: 笑着歌 | 发布时间: 2017-5-13 15:33| 查看数: 29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车恋
刘玉广
人物:
李举——青年军官
陈雪——李举前妻
肖虹——李举现任妻子
煤老板
客户
来宾若干
景:冬,早。硬卧车厢。
【列车徐徐开动。9号车厢9号硬卧包厢里,就两个人,着便衣的少校军官李举,脱掉大衣,挂好,便一屁股坐在下铺,神情发呆地看着窗外。衣着时尚的姑娘肖虹安放好行李后,拿出一本书在看,眼睛不时地瞟向李举。】
肖虹:喂,发生什么事了?
李举(惊醒般):噢,说我吗?
肖虹(笑):就咱俩,不是你,还有谁?
李举:我叫李举,军人,到北京开会。
肖虹:我叫肖虹,在银行工作,出差回去。你眼睛告诉我,你心里有事。什么事?能把堂堂的军官折腾这个样子?
【李举抬头,与肖虹四目相对。他的眼睛一下发潮,连忙用手背掩饰了一下。】
李举:我、我——
肖虹:不方便说就别说。不过,没有过不去的坎,想开些,往好处想,很快就过去了。说实话,我最不忍心看男子汉伤心了。你一定是遇到人生中最大的坎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忙。
李举:谢谢。
【李举拿起水壶倒水。】
李举:你的杯子呢?
肖虹:我从不带杯子,有矿泉水。
【李举坐下,肖虹拿起书,书的封面正好对着他。不想,李举脱口而出。】
李举:《安娜·卡列尼娜》。
肖虹:是啊?怎么了?
李举:我和妻子就是因为这本书相识的。
【李举陷入美好地回忆。】
景:阳春二月。哈尔滨车站。早。硬座车厢。
【人很多。车都开动了,很多人还没找到座位。李举刚刚坐下,一米六七左右身高,皮肤白里透红、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头好看的披肩发的漂亮姑娘陈雪,拉着一个提箱来找座位。李举帮忙。二人面对面。都靠窗子。】
李举:你好!
陈雪(快言快语):你好!我叫陈雪,到北京考电影学院。你呢?
李举:我叫李举,是来出差的,现在回北京。
陈雪:你是干什么的?
李举:你看呢?
陈雪(定定地看):军——官。
李举:咦,你怎么知道的?
陈雪:你的精气神和短头发。
【李举微笑地点点头。陈雪拿出一本《安娜·卡列尼娜》。】
李举:这本书值得一读。
陈雪:看过?
李举:早就看过了。这本书在全世界已有数万种印刷版本,在我国已经超过一千多种。一百多年来,没有其它任何一部文学著作的印刷量和销售量超过它。
陈雪:哟,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李举:作者列夫·托尔斯泰,是俄国作家。他创作这本书时,历经4年,修改过12次。小说直接取材于19世纪俄国现实,是社会现实的斗争、矛盾的艺术反映。它由两条线索构成。一条是安娜的爱情悲剧,另一条是列文的精神追求。反映的是虚伪的上流社会可以容忍私通,却不能接受真正的爱情……
陈雪(敬佩的眼神):行啊,赶上老师了。哎,你具体做什么工作?
李举:新闻干事。
陈雪:新闻干事?
李举:采访,属于宣传工作。
陈雪:你今年多大岁数?
李举:干什么?
陈雪(脸红):没啥意思,就问一下。
李举:26。
陈雪:比我大一岁。北京好玩吗?
李举:好玩啊?
陈雪:我头一次去北京,举目无亲,如果有困难了,找你行吗?
李举(一愣):行啊。不怕我把你拐跑了?
陈雪:不会的,解放军不干那事。
【陈雪上卫生间,李举拿过书,把写有手机号码的纸条夹在第一页。书里有很多带泪的纸条,是陈雪看书后有感而发写的诗。清秀的字体、细腻的语言、火辣的情思和大胆的表白,深深吸引了他。陈雪回来,站在他的身后。】
陈雪:不好意思,写着玩的。
【李举慌忙放下书。】
李举:对不起。你、你的诗写得真好。
景:下午。李举宿舍。
【十五六平米的房间,洁净、整齐、简单。陈雪坐在凳子上,泪水哗哗。李举倒水,劝慰。】
李举:考不上就考不上吧。说实话,我还担心你考上呢?
陈雪(睁开泪眼):为什么?
李举:演艺圈太乱,很多原本挺好的人进去后就变坏了。我不喜欢。
陈雪(哭腔):可、可我、我喜欢。
李举:别哭了。说说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陈雪:我、我也不知道。今天走着走着就到这来了,想让你帮我出出主意。实在不行,我想见你一面,就回去了。
李举:回去干啥?
陈雪(满面愁云地):不知道。
李举:既然这样,还不如就在北京找个工作得了。
陈雪:我也想了,可自己认识谁呢,什么都——
李举:不是认识我吗?
陈雪:你?是不是太麻烦了。
李举(动情地):我很喜欢你,真的。
陈雪:你真喜欢我?其实在火车上我就喜欢上你了,怕你看不上我,不敢说。
【陈雪站起,二人动情地抱在了一起。】
景:晚。饭店。
【东北菜。雅间小巧玲珑,装修、布置典雅、温馨。李举、陈雪面对面而坐。】
李举:陈雪,这是你们东北风味,点你最喜欢吃的菜,就当回家了。
陈雪:还是你点吧,什么都行。
李举:那,我可就点了。酸菜血肠白肉、小鸡炖蘑菇——
陈雪:好了,够了。
李举:再来一盘红肠?
陈雪:好吧,不能再要了,吃不了。
李举:喝点酒?
陈雪:我、我喝不了多少。
李举:服务员,来一瓶“金力来”。
陈雪:金力来?
李举:这是不叫茅台的茅台酒,酒厂在茅台镇,是严格按茅台酒标准生产的,170种中药,不伤肝、不上头、不口干——
陈雪(羡慕地):你咋知道得那么多啊。
【二人吃饭、喝酒,俨然一对情侣了。】
李举:我有位朋友办了一家文化公司,我已经说好了,你先去他那试试。
陈雪:我能干什么呢?
李举:你不是喜欢表演艺术吗?他们整天接触的就是这些,专业应该对口。
景:夜。李举家。
【洞房。屋子里到处是大红色彩。客人都走了,但喜庆气氛依然。李举微醉,陈雪白嫩的脸上通红,好看的大眼睛含情脉脉。二人相拥在一起。】
陈雪:我不是在做梦吧?
李举:不是做梦,是做媳妇了。
陈雪:讨厌!李举,我真的感觉像做梦。没想到这么快就把自己嫁出去了,而且嫁给你——我最最喜欢的人。
李举: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陈雪:我们应该说是有缘人。要不,那么远,怎么偏偏我们相识相爱了呢?
李举:千里共婵娟嘛。
陈雪(大笑):我们这是在干嘛呢?对诗?
李举:陈雪,从今天,不,应该是在火车上,或者说是看到你那本《安娜·卡列妮娜》以后,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你是我的,我爱你,今生今世为你生为你死——
陈雪(捂李举嘴):不许说死死的,我们要相亲相爱一辈子!
【李举拉灭了灯。】
景:夜,李举家。
【李举在收拾行李。儿子李涛依呀呀地到处跑。保姆在往桌子上端菜。陈雪进门,一把抱起儿子连连亲了几口。】
陈雪:要出差?
李举:不,我被调到太原一个师宣传科当科长了,明天去报道。
陈雪(有些措手不及地):这,那,我们呢?
李举(笑):还在北京呗,我会经常回来的。
陈雪:不,反正都是打工的,你去哪我跟你到哪儿,就不离开你。
【二人拥抱在一起。见保姆在场,又慌忙分开。】
李举:我也舍不得。这样吧,我先报道,待找好房子,立刻接你们过去。
陈雪:这就对了,我们这么年轻,才不当牛郎织女呢。
景:冬。太原。夜。李举家。
【三室一厅的房子,简单、雅致,尤其是书房,书香味浓厚。李举往门外张望。】
李举(看手表):这都什么时间了?再怎么也应该陪客人吃完饭了。不行,别再喝醉了酒,我得去接一下。
【李举出门,打车来到一家饭店门口。餐厅已经没人,他来到KTV。灯光昏暗,他挨着包厢找。通过门缝,终于在404号包厢看到了陈雪。陈雪被一个粗胖男人紧紧搂在怀里,而且那男人在她脸上乱啃的同时,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肆无忌惮地摸着。李举进门,一拳打在那个粗胖男人嘴上,两颗门牙当即落地,鲜血喷了出来。然后一脚上去,把粗胖男人踹倒在门后,头重重地磕在了墙角上。煤老板冲过来,李举一拳打在他的右眼上,一脚踢在他的肋骨上,疼得他一下跪在了地上。李举拉着已经迷迷乎乎的陈雪出了门。】
景:上午。硬卧车厢。
【李举痛不欲生,泪流满面。肖虹递上纸巾。】
肖虹:后来呢?
李举:第二天早上,陈雪酒醒。当得知我知道她的情况后,坚决要求离婚。从北京刚到山西时,那个董事长,其实就是一个煤老板,让陈雪当秘书,开价一月2万元。我不让去,可陈雪说,多挣点钱,好供儿子上大学。没想到,那个煤黑子一开始就没长好心眼。陈雪说,她的主要任务就是陪酒、陪舞。第三天,那个煤黑子就趁醉酒糟蹋了她。
肖虹:混蛋。
李举:陈雪不敢说,后来就自暴自弃,经常不回家,觉得没脸见我。
肖虹:这次你是第一次发现?
李举:一直感觉不对,但我从没有怀疑过陈雪。
肖虹:你打算怎么办?
李举:离就离吧。我带儿子净身出户,还回北京。
肖虹:回北京?
李举:是啊,离开那个伤心地。哎,你呢?结婚了吗?
肖虹:等你呢!
李举(惊讶地):别瞎说。
肖虹:我没开玩笑,我们也是车上认识,也是《安娜·卡列妮娜》牵线。
李举:你这么好的条件,我、我——
肖虹:我突然觉得我的心动了,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一半啊。你放心,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和你在一起。这是我的电话,开完了会,就给我打电话,看我怎么款待你!
景:夜。肖虹宿舍。
【两室一厅。整个房间布置得简洁、温馨。桌子上摆着各种水果、酒。肖虹还在忙着收拾卫生。李举敲门。门开,李举身子刚刚进来,就被肖虹紧紧抱住和吻在一起。】
肖虹:这是我的安乐窝,你是第一个进入的男人。吃什么?喝什么?
李举:随便吧,开完了会,就到你这来了,没给别人打一个电话。
肖虹:这就对了。这次,你谁也别打电话,剩下的几天,全部交给我一个人。
李举:感觉你要把我吃了似的。
肖虹:我就要把你吃了。车上,你问我的情况,我没说,全在这里呢。29岁,18本,你是唯一看我日记的人,都是我的心和血、情和爱。有时间你再看吧,我们现在举杯:感谢上苍,庆祝相识。
【喝着说着,时间过得飞快。】
李举(看表):太晚了,我回去了。
肖虹:回哪儿?
李举:招待所。
肖虹:不管你怎么看我,我今天不会让你走的,我、我今天就把自己29年的女儿身给你!
李举:不行,我是,我不能——
【李举的嘴被肖虹吻住。她几近疯狂地拉他到卧室的床上,三把两把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画外音起。
画外音:这是肖虹第一次向异性敞开心扉。火车上的偶遇,点燃了她29岁的爱之火。她认为,这就是自己苦苦等待的心上人。她在前一天的日记中写道:我要用我的全部身心和热情,紧紧抓住这个敢爱敢恨敢为和有情有意有血性的男人。然后,用我的一生去爱、去呵护、去幸福。
景:夜。太原,咖啡厅。
【僻静的角落,一张精致的方桌,一盘干果、一盘点心,李举和陈雪面对面而坐,每人面前一杯咖啡。陈雪把离婚协议书轻轻推向李举。】
陈雪: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签字吧。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儿子跟我做伴。
李举: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那天,是不是我把那两个人打太重了?
陈雪(苦笑):那个粗胖男人是生意伙伴,你把他两颗门牙打掉了,一个亿的生意也就吹了。你把煤老板的肋骨踢断了两根,还想上告呢。我说只要敢告,我就死给你们看。没事了,现在没事了。谢谢你替我出了气。
李举:看在孩子的份上,不离不行吗?
陈雪:签字吧,我已经没脸面对你了。
李举:要不,我们回北京,重新开始。
陈雪:我就在这里吧,不回北京和老家丢人现眼了。噢,如果你还能回北京,那、那就让儿子跟着你吧,将来也有个出息。只是,每年儿子的暑假给我,别断了我跟儿子的感情,他是我的唯一了。还有,我那点丢人的事,千万别跟儿子说。
李举(哭):我原谅你了,别离了。
陈雪:离,我不能让你拖着我这样的负担回北京。
李举:那,这样吧,我只带儿子走,家里的一切都留给你!
【李举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十一
景:北京。上午。婚礼。
【“李举先生、肖虹女士”新婚大喜的横幅格外醒目。婚礼正在进行中。肖虹讲话。】
肖虹:今天,我是新娘,我身边的不是新郎,是一位老郎,而且还带着一个小郎——
【场上一片呼叫声。】
肖虹:不过,29年了,我等的就是这位老郎和小郎。我发过誓,要用一生所有的爱,去爱这老郎和小郎。
【全场掌声四起。】
来宾一:讲讲认识经过——
来宾二:为什么是老郎,小郎是怎么回事?
来宾三:为什么这么爱老郎和小郎?
肖虹:老郎,是因为他以前结过婚,小郎是他和前妻的儿子。不过,这两个郎,今后都是我深爱的郎了。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你们真的爱了,就懂了。
【全场热烈掌声。司仪拿过话筒。】
司仪:下一个程序:喝酒吃饭!
十二
景:夜。洞房。
【李举与肖虹紧紧相拥在一起。肖虹泪流满面。】
李举:虹,谢谢你。
肖虹:谢啥呀?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我哭,是高兴的,我终于真正地彻底地拥有你了。
李举:我都成了穷光蛋了,还带了个累赘,你真不嫌弃?
肖虹:我家就我一个孩子,爸爸给我留下的财产,我们可以生活得好好的。再说,我自己这些年,也积累了不少。你猜猜?有多少?
李举:我的工资够3人的生活费了,你多给家里,让老人过得好一些。
肖虹(笑):爸爸是几千万的老总,缺我这点钱?他说了,只要我嫁了中意的郎君,房子、车子都是他的事儿。
李举:还有一件事得跟你说,我答应每年暑假,让儿子去他妈那里过,毕竟她现在很孤单。
肖虹:你不是说过了吗?就按你说的办,妈妈看孩子,天经地义。你放心,我这人心可大了,决不会对小郎不好的,我向你保证。
【李举笑,动情地把将肖虹拥进被子里。】
1 X! U% D1 g  n(欢迎光临www.zhwzhg.cn)

网站声明
  1.本站所有征文信息、征稿信息以及其它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征文信息、征稿信息仅供参考。其诚信、真实性未经验证,参加与否,请自行决定。建议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之前主动联系征集活动主办单位,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和有效性等。本站不承担由于征文、征稿信息的合法性、真实性等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
  2.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之前请自行评估投稿作品著作权被侵犯或盗用等风险,本站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3.本站不代表任何征文、征稿活动主办单位,所有投稿作品不得提交给本站,由此造成的任何损失或纠纷与本站无关。
  4.征文征稿网所有作品信息均为本站收集整理或网友提供而来,仅供学习和研究。如有侵犯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并删除。联系邮箱:Email:zhdqyx@126.com

最新评论

广告合作|手机版|小黑屋|征文征稿网 ( 苏ICP备15029841号-2 )

GMT+8, 2017-11-19 03:21 , Processed in 0.326401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征文征稿网 X3.3

© 2001-2017 征文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