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征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22|回复: 1

[报纸副刊] 《城市信报》副刊征稿启事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1567

活跃会员论坛元老推广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

发表于 2018-3-9 10: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城市信报》副刊·休闲沙龙如期与读者见面了。
  在此引颈企盼文学爱好者热烈参与。投稿邮箱:E—mail:wly730526@163.com,297111335@qq.com
垂询电话:0537-2349248。  13563713475
     现摘要两篇以飨读者。希望广大的文学爱好者书写自己的心情,舒发自己的情怀,在此静等佳音。

幸福的味道
文/王栋
  做头发对于女人来说是件大事,要想给自己一个满意的造型和状态,吹、修、染、烫、护,算一笔投资了。大街上林林总总,发廊、发艺、发屋,选择性价比合适自己的也是蛮难的一件事。
  一日,在街头见有家发艺店,两间大的门面,不奢华但也不简陋,推门进去,老板娘含笑招呼,“我洗洗头,”麻利地为我洗吹完。后来,因为隔三差五来光顾,和老板、老板娘逐渐熟络起来。老板挺帅,是个风趣实在的男人,说个话很逗又不落俗套;老板娘慈眉善目,身形顺溜,眉眼标致;大儿子也在店里,刚成家,高大帅气,阳光微笑。聊天中得知,他们家住在南村,每天早上吃过饭开车来店里,中午和晚上的饭都在店里做,晚间送走客人,把店打扫干净打烊回家,回家后家里有洗洗涮涮的活儿干完再休息。一开始听他们讲觉得好不辛苦,在店里辛苦一天,还得做两顿饭,回家再干活,总觉得饭肯定是瞎对付,家里肯定也整洁不到哪,可来久了却发现他们谈笑间就商议好了吃什么饭,还经常改善吃点煎饺、煮疙瘩等稀罕饭。老板没大男子主义,老婆忙着活计时,他就操刀做起了饭。笑谈儿子在家不太讲究,吃完梨核放在茶几上,儿子笑辩放在烟灰缸里了,他说能放烟灰缸里?应该扔垃圾桶里。可见这是个生活习惯很好,很有规矩,很重视细节的家庭,就像在店里感觉他们都是很及时地物归原处,地上的头发有空就清扫,所以一切在他们的不急不躁、和风细雨中井然有序了。
  干这个店十多年了,在实在质朴的经营中,他们养育大了两个儿子,国庆节刚给大儿子完了婚事,买房、买车、结婚旅游,两口子说现在不都这样,没有一丝牵强和埋怨。二儿子在沈阳师大上大学,大四了,考完研也回到店里帮忙,白净帅气。老板娘谈起小儿子眉眼满是笑意,“老大小时候调皮多动,不太省心,老二憨厚安稳,带他到哪串门,给他个玩的吃的,乖乖的不乱动,学习也一路是好学生。”嗯,都是好孩子,各有侧重罢了。“过年开到几时?”我问。“二十八。回去一人一个房间擦玻璃,打扫。再做点吃的。”“难得你们一年到头就是歇这十天,好好休息。”“也没啥,过年就是走走亲戚,有时间去公园逛逛,我们都不打麻将。”
  天道酬勤,岁月流逝中,他们安稳、安分地生存着,忙碌着,日子虽然平凡朴实,但亦有滋有味。

家乡卧墙槐
文/曹伟幸
  每次回家总想回老屋看看那棵老态龙钟的古卧墙槐。走过好多地方,见过好多古树名树,但还是感觉家乡的古卧墙槐最美最珍贵,因为那里是伴我成长的好地方,那里是我最怀旧的地方,那里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那里更是我的血脉之根和生命之源。
  每次驻足村口,俯瞰山窝里的老院落,槐幄庇荫,逸叶横被,古槐树冠依然郁郁葱葱覆盖着老村街巷,沧桑古村落与茂密的绿叶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古朴而又自然。当迈过幽深、纯朴、沧桑的古巷,走到街头,发现老槐树依然虬龙一样卧在那里,枝头驾凌于院墙之上,亲切感顿时倍增。透过那斑驳陆离的枯躯,才感觉它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和岁月,透过那郁郁葱葱的枝叶,才明白它极其顽强的生命力,树干的苍老与枝叶的繁茂已混淆了古槐的年龄。
  如今树底下的石板上杂草丛生,石凳依旧固守在墙根,年少时这里是全村人乘凉的最好去处,谁来迟点,没有石凳了就只有蹲到边上,每到吃饭时,几乎一个村庄里的人都集中在这里,围成一个大圆圈,大人们边吃边聊,有说有笑,小孩们嬉戏玩闹,气氛祥和。天气炎热时,空闲无聊时,这里都是村里人员最聚集的场所,无数的新闻、故事便从这儿传出。一代又一代的人,坐在老槐树下的石块上享受它的蒙荫。卧墙槐也见证了每个村人成长的历程。可惜一切已经成为历史,老屋间间都被人遗弃,整个古院落不再有人居住。没有了维护,卧墙槐周围的古宅高墙已经裂缝重重,部分院落已经是残垣断壁,废墟堆堆。看到眼前的一切,感觉卧墙槐已经濒临毁灭,感到有一天,屋顶坍塌了,墙壁也倒掉了,卧墙槐虽然有坚强的生命力,但是失去了原本相连的房屋的支撑,也会最终倒下。我怕下次来时,卧墙槐已经从视野中消失,同老屋一样成为废墟,于是赶紧拍照留存记载。
  不管卧墙槐多么的沧桑,但在卧墙槐的庇荫下长大,对他更充满了深厚的感情。卧墙槐必定记录了我成长的点点滴滴,忘不了春季随风飘香的槐花香,享受那天赐的清香;忘不了夏季遮住云天,避日纳凉,将暑气拒之于外;忘不了秋季撒下黄金一片;忘不了他不怕雪压,披上银装,展望丰收;更忘不了孩童时在卧墙槐下开心度过的童年岁月,忘不了伴我做过的童年梦想,忘不了结婚后离开时深情含泪的留恋。情感深处,我感到卧墙槐和我心连心。几百年间孕育了卧墙槐的灵魂,卧墙槐一直被村人喻为神树,并且顶礼膜拜,似乎人与树的生命在这里交接与融汇。
  据说,曹家为耕读世家,家族人丁兴旺,为了有读书居住的场所,就紧靠旧宅修建书房院,建成不久,旧院门前的槐树突然横卧到书房院墙上。先人看到槐树把新旧宅连在一起,自然理解是上天的心意,欲勉励后人树德务滋,不要负祖恩,辜负意愿,于是干脆把树根修到一间屋里,使槐树树干横卧株连两院落,形成奇特的卧墙槐景观。
  追溯着历史的沧桑,满饱着怀旧的心情,就要离开时,突然想起用一位博友题曹雪芹故居门前卧槐的诗辞别:
  老屋冷寂大门开,春雨秋风伴卧槐。披月戴星长守候,痴心翘盼主归来。



扫一扫  赞助我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8-3-16 23: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信报》副刊给稿费吗?

扫一扫  赞助我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扫一扫,赞助我们

广告合作|手机版|小黑屋|征文征稿网 ( 苏ICP备15029841号-2 )

GMT+8, 2018-9-20 08:05 , Processed in 0.29705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征文征稿网 X3.3

© 2001-2017 征文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